ying

咸鱼中(°ー°〃)

死出/风新/青日/牛日/anna x elsa/春泽/光泽/天友/洋花/知樱/樱暖

希望哪天我能够产出这些冷cp的粮(眼神死

沉迷茂夫无法自拔中(ヽ´ω`)

影山骨科真是太美好了。哈啊……♡

期待动画第二季(•ө•)♡


我的ID是江南美人-70话

---

我堕入了邪教,一个可能只有我自己萌的邪教里……

从第一部番外的特别篇开始,我就对秀儿x美莱这对百合蠢蠢欲动

如今第70话汉化出来,连美莱男朋友都问她是不是喜欢秀儿!!

在大家狂骂秀儿是个绿茶的时候,我看到的是美莱单恋秀儿的百合味🙈


最近在玩来自深渊的非官方手游

游戏名称叫做跳进深渊

Google Play 商店名稱:
バンジージャンプイントゥアビス

我今天用莉可跳了几十遍深渊第二层,都还拿不到免除诅咒之笼(・ัω・ั)

然后简单介绍一下主要人物……巴哈姆特已经有很多攻略了,不清楚其他人能不能进到网站里🤔

莉可:
在第一层拿到一颗四星彩红蛋可解锁。能力是可以延长时间捡蛋时间(捡彩虹蛋很好用)

雷古:
在商店购买电气椅子可解锁。可以免除诅咒,还有超级火葬砲外挂(三发)

娜娜奇:
在深渊第四层捡到鸟的玩偶可解锁(一星到三星都有可能捡到)。能力……我还没去招募,不清楚(ヽ´ω`)

在解锁角色后,要去招募那边输入角色名字,才能使用人物。

\娜娜奇/\娜娜奇/\娜娜奇/\娜娜奇/

来自深渊第十集在动画疯被归类到18禁啦(*´∀`)

看着这部一路成长,从12+到15+现在变成18+

会不会又从18+成长到20+呢(*゚∀゚)

这集中间莉可的部分截了好多张图

但还是娜娜奇最棒了(疯狂截图)

不过下一集米蒂就要出场了……QQ

【死出】一个小段子



死出 / 只是个小段子


◇没有逻辑可言

◇OOC程度大概这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么多

◇双方箭头形式是死柄木(→) ←←←绿谷(好感度1000+)

◇只是被一猫一狗的小动图萌到后的产物


-----


死柄木弔横躺在沙发上,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「死柄木君。」绿谷出久走上前,蹲在他身边盯着死柄木的脸唤了一声。

那人打了个呵欠,没有理会。

「死柄木君。」

绿谷伸手拿下死柄木脸上戴着的那只手,那人没有阻止。绿谷持续盯着眼前看似打盹的人,有些欲言又止。

看着他那浅蓝带灰的发色,皮肤状态已经不象刚认识时那样干燥,带有一点光滑感。

看来我保养得还不错。绿谷心想,神情有些得意。

绿谷感到腿有点麻,默默深吸一口气,鼓起勇气站起身子,「死柄木君,我……!」没想到一时没站稳,在绿谷身体往后仰时,死柄木起身坐在沙发上,并伸出右手将绿谷捞进怀里。

「真……真真是非常谢谢你,死柄木君。」绿谷红烫的脸埋在死柄木胸口,激动的闭着眼睛向他道谢。

他张开眼睛一看,发现自己的脸和死柄木的档部十分接近,脸更是红到耳根去,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烫了。

绿谷原本想挪动身体离死柄木远一点,但在抬头看见死柄木的表情后,决定继续方才未说出口的话。

「死柄木君,我喜欢你。」

死柄木直视绿谷,他的双眼还是这么明亮清澈。

「我也是。」


-----


结果整段死柄木只有说一句话哈哈哈(*´∀`)

这是一个高冷闷骚死柄木和绿谷一直扔直球的小短篇

【风新】课后辅导

风新 / 年龄设定17岁

内个…我是湾家人,图片文字忘记转简体,若有伙伴看不懂繁体字,我再重新截图…

◇开车过程在后面

◇风新双箭头,但风间一直以为小新只是捉弄自己。

◇有私设,也有自创小学时的路人角色(但我懒得帮他取名)

◇在我看来小新是个诱受!只勾引风间的小妖精ლ(´ڡ`ლ)

---

唉,只是想安丽一下风新文

怎就这么翻车了呢,明明是这么冷门的文QQ

P1
https://i.imgur.com/3EjVHEm.jpg

P2~P6
https://imgur.com/a/AlznU

正在肝风新

写作状态好的话这几天会写完

只想问问…这里有多少人吃风新粮😨

一起入股风新吧(尔康手

【死出】我的英雄-1

原著向 / 死出

背景发生在合宿训练时,绿谷成功把爆豪从敌人手中救走,但冲劲太猛把自己栽进传送门内,于是就被敌人带走的故事。

◇从来只吃粮不生产的我第一次动手写文,若文笔太差的话请见谅(°ー°〃)

◇会不会OOC我不敢保证…

-----

死柄木吊现在的心情非常糟糕。

他坐在酒吧内,看着趴在地上重伤的昏迷的绿谷出久,烦躁地挠着脖子,「不是说已经把成功把目标带走了吗?这家伙是怎么回事!」

平时空荡的酒吧,现在多了另外三个站着的男人,还有一个女孩正蹲在地上痴迷的看着浑身鲜血的绿谷脸红。

「抱歉啊,没想到魔术出了点差错,让这孩子成功把目标带走了。」一旁戴着面具的男人将头上帽子摘下,有些无奈地回答。

黑雾看向墙边桌子上放着的萤幕,「老师,这孩子该怎么处理?」萤幕另一边的人还未开口,死柄木便直接道:「当然直接杀了。」他看着地上那位总是破坏他们的计划的绿发男孩,每当看到他,死柄木都会心情烦躁的想将那孩子毁灭掉。

「不要啦~人家不想让他这么快就死掉,让他加入我们吧!」渡我依旧蹲在绿谷身边,头也不回的说着,视线似乎一秒都不想从绿谷的身上离开。

「黑雾,把绿谷出久带到房间里吧,他虽然不是任务目标,不过这孩子也是有用的。医生,去治疗他的伤势吧。」此时坐在萤幕另一边的男人做出了决定,得知无法杀掉绿谷的死柄木只能一脸不快的接受。

---

当绿谷出久醒来时,看着这个陌生的房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,迷茫的躺在床上,看着包着纱布与绷带的双手,以及身上其他被包扎好的伤口,开始陷入思考的绿谷此时连房间门被打开了也没察觉到。

「终于醒了啊,绿谷出久,跟医生预估的一样,睡了三天呢。」死柄木站在门口,此时脸上没有戴着父亲的手,手里拿着一杯水和药丸。绿谷震惊的看着死柄木,当他想发动one for all时,才惊觉自己发动不了个性。

死柄木对此没什么反应,把水杯和药丸放在身旁的桌上,然后走向绿谷床边的椅子坐下,「别这么紧张,目前不会杀了你的,你的个性只是暂时被药限制住了。我们再来聊一聊吧。」死柄木此时绽放了一个恐怖至极的笑容,他想到刚才电视新闻现场直播着雄英开记者会道歉的画面,心情十分愉悦。

绿谷突然被死柄木那干燥龟裂的脸所展现的笑容吓傻了,默默把视线移开后看到桌上的水杯与药丸,对死柄木问道:「那个药…是做什么的?」

「放心,只是普通的强效止痛药哦,建议你先吃了,」这样等下才不会痛到叫得太大声。这句死柄木并没有说出口,而是将药递给绿谷。

绿谷一手拿着药丸,另一手拿着水杯,皱着眉头又陷入了沉思。

虽然现在的身体确实很疼,但他不认为死柄木会特地拿止痛药给他,可是这个药应该也是没问题的,毕竟已经没办法使用个性了,双手也裹着绷带对敌人造成不了威胁……

死柄木也没开口打断绿谷的沉思,看着一脸赴死的绿谷决定将药丸吞下去,他笑得更加惊悚了。

「上回我们在商圈愉快的促膝长谈之后,我产生了一个信念,」死柄木停顿了一下,正在组织接下来要说的内容,而此时绿谷在心里默默吐槽他们并没有愉快也不是促膝长谈时,死柄木再度开口,「我要创造一个没有欧鲁迈特的世界,向世人证明,名为正义的东西有多么脆弱。」

绿谷听到后半句后也不再纠结愉快不愉快的问题,抬起头正视死柄木,严肃开口:「这世界不能没有欧鲁迈特!」

死柄木心不在焉的随便应了一句,掀开绿谷脚边附近的被子,估摸着药也差不多奏效了,伸出右手握住绿谷的右脚踝,粉碎。

「啊啊啊!!」突如其来的疼痛让绿谷忍不住叫了一声,虽然止痛药已经开始发挥药效了,但绿谷根本没留意到死柄木的举动,也不懂他为何要把自己的脚踝弄碎。

死柄木看到绿谷一副你为什么要突然做这种事的模样,主动开口:「虽然不会杀了你,但还是得防止你趁机逃跑。」看到绿谷黯淡下去的眼睛,死柄木想着果然提议把脚踝粉碎是正确的。

「不过,欧鲁迈特有什么好,这世上本来就没有英雄!」最后两字让死柄木想起了过去的一些片段,让他烦躁的开始继续挠起脸颊。

此时绿谷伸出双手抱住死柄木,死柄木一时不察就被拉向绿谷了,死柄木的头的靠在他的胸前,死柄木清楚感受到绿谷的鼻息与心跳声。两人抱一会后,绿谷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死柄木颈后的头发,感受到绿谷的手指后,死柄木用力挣脱绿谷的手站起身来,低头背对着绿谷。

「啊!对不起。你的样子看起来很悲伤,呃…所以…」绿谷在死柄木站起来后也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可能冒犯到对方,连忙道歉解释。

死柄木继续背对绿谷,并没有转过身,「死小鬼你还是乖乖躺在床上吧!」对绿谷讲完后便直接离去。

从来没跟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的死柄木脸颊有点热,想到让他如此丢脸的绿谷出久,果然还是要早点把他杀死。

◇◇◇◇◇

我幻想绿谷这样抱死柄木好久了,没看到粮,只好自己动手了(´Д⊂ヽ

不知道这篇有没有人看,第一次写同人,对文笔很没自信QQ

◇偷偷把绿谷双手的石膏改成绷带了,因为裹了石膏手指就不能偷摸死柄木的头发ε≡≡ヘ( ´Д`)ノ